首頁 / 跨界解讀 / 行銷趨勢 / 創新與轉型 向音樂大師Paul Simon學習

創新與轉型 向音樂大師Paul Simon學習

文章發表:2018/09/19

撰文:劉紹樑

今年年初,坐擁17 座葛萊美音樂獎(含終身成就獎)的保羅.賽門(Paul Simon)以成名曲《回家》(Homeward Bound)為題,開始告別巡演。9 月中旬的封麥秀回到他生長的紐約市,正值他77 歲生日前夕。

Simon 雖相貌平平又身材短小,但詞曲創作意境深遠,動人心弦。長青樹的退休反映一個大時代的結束,值得探討他的營運模式,尤其是他的創新與轉型。

他第一個創新其實是出道組團時以Simon and Garfunkel為名:以前搖滾樂團多半用藝名,如猴子、披頭四等。以姓氏做團名既乾脆又響亮,60 年後證明這是十分成功的品牌策略

廣納世界音樂 不斷顛覆創新

1967 年的創作《沉寂之聲》(The Sound of Silence)馬上一炮而紅。但令人更驚豔的創新是又拿這首已發行的歌做電影《畢業生》的主題曲,且異於以往電影正經八百的交響配樂,藉民謠搖滾組曲凸顯該片的思潮:清純、孤寂(歌詞充分反映男主角的宅性)、抗議(如反越戰、反徵兵)、叛逆(老爸老媽不都是對的)!其中一首為該片量身創作的《羅賓遜太太》(Mrs. Robinson)影射女主角之母的偷情,也極為震撼。憤青配樂加持叛逆電影,當年首創「搭售」雙贏的佳績。

推出《惡水上的大橋》(Bridge over Troubled Water)的神曲之後, 該團在1970 年達到巔峰,Simon卻毅然與Garfunkel拆夥單飛。這好比一個頂尖企業突然揚棄原有暢銷產品與名利,另起爐灶:危險而勇敢。這其實就是熊彼得說的「破壞性創新」,網路術語叫「顛覆」(disruption)。

顛覆自己之後的Simon迭有佳作,在後續的10 幾年迎來了成名音樂人難得的第二春,甚至從上世紀末又展開第三春!音樂界一致推崇他曲風多變並一再昇華;美國政府透過國會圖書館在2007 年創立以已故詞曲大師蓋西文(Gershwin)兄弟為名的流行音樂終身成就獎,第一屆就頒給他。他創新與轉型的訣竅就是不斷地求變,具體做法則是吸納「世界音樂」(world music),透過遣詞弄曲的高深造詣,形成新的音樂。但歌迷一聽到那略帶鼻音的聲腔就知道是他,可謂既打破類型(genre)的框架,又塑造獨特的風格!

譬如他一改早期清純的曲風,以福音曲式創作《Still Crazy After All These Years》;而《Mother and Child Reunion》引進中美洲牙買加的雷鬼音樂;《El Condor Pasa》則賦予南美安地斯山脈的傳統民謠一股新生命;又把非洲祖魯族和音融入歌頌美國的歌謠《Graceland》;《Fifty Ways to Leave Your Lover》證明他運作爵士樂與藍調的技法爐火純青;《American Tune》恰似巴哈賦格;本世紀初的《Surprise》專輯還又攪拌電子音樂。真服了他,我在等他哪天引進東方音樂的元素!

曲風題材多變 推動音樂再生

這樣多元化與全球化的曲風與上世紀末到本世紀初世界大同的潮流完全契合。用後見之明,可說他早就看到市場的走勢。

有人批評他只是挪用別人的文化,但文化融合無可厚非!推陳出新其實知易行難,叫好不等同叫座,但他都做到了。他曾因去種族分離的南非錄製CD而違反聯合國的制裁,以致遭受杯葛;但他力主唯有藉由接觸與推廣,才能改善南非黑人樂師的處境,也終成事實。毫無疑問,他使得前述各類世界音樂更廣為流行,甚至再生。

他的歌詞也更廣泛地觸及宗教、戰爭與社會等主題,靈感更是天馬行空:如《Mother and Child Reunion》此曲觸及死亡,歌名卻源於他在中國餐館吃到芙蓉雞(即雞炒蛋)這道菜。他越老越強調歌詞的真誠,而非詞藻華麗,也更講究留白,未盡的歌詞讓聽者自行領會。

賽門曾沉潛過,數年無創作。他也曾嘔心瀝血創作一齣音樂劇,但遽然收攤,還倒賠上千萬美金。他的第三春其實是環境所逼:網路盜版猖獗,惟賴商演來賣體驗財。但他就是有本事,不時推出新編曲,讓觀眾溫故知新。常見祖孫三代一起聽他的演唱會,曲目卻各有所好,堪稱另類家庭娛樂。近年來他的身形與容貌日益風霜,舞台上笑匠自嘲的功夫卻日益冷辣,成為一個非典偶像;這次一場場的告別秀最後總是熄燈獨唱《沉寂之聲》以示初心不變,曲盡仍禪意不已。

賽門其實就是一個企業,一個品牌。由他樂風的轉折與昇華,可見其膽識與成就絕不下全球知名企業。有為者亦若是,在此文以載道,希望本文對關心台灣企業轉型與創新的讀者略有啟發。

^